金融36计 33 趁火打劫的不良资产业务

金融36计 33 趁火打劫的不良资产业务

【三国演义故事】趁火打劫比隔岸观火更进一步,是当敌方遇到麻烦或危难的时候,就要乘此机会进兵出击,制服对手。演义里最经典的趁火打劫应该是曹操趁袁谭袁尚兄弟俩火并一举平定河北的故事。

在第三十二回,曹操袁绍俩基友又打了起来,还没打完,袁绍就旧病复发,吐血数斗,死了。袁绍传位给袁尚,但袁谭不能接受,而且认为是袁谭毒死袁绍的,心里不爽。

大聪明人郭嘉跟曹操说:“老板,袁绍废长立幼,而兄弟之间,权力相并,各自树党,急之则相救,缓之则相争;不如举兵南向荆州,征讨刘表,以候袁氏兄弟之变;变成而后击之,可一举而定也。”曹操竖起大拇指,引大军向荆州进兵。

曹操一走,袁谭袁尚兄弟俩就干了起来。袁谭打不过袁尚,就派人带书投降曹操,但要曹操攻击袁尚。曹操手下程昱说袁谭被袁尚攻击太急,不得已而来降,不可准信。吕虔、满宠也说咱们都到了刘表家门口了,怎么可以掉头回去助袁谭呢?

曹操的二聪明谋士荀攸说:“您三位说的未善。我觉得,现在天下大乱,刘表无四方之志,成不了啥气候。而袁氏那片钱多地广,带甲数十万,若这哥俩和睦,共守成业,未来曹老板争天下就未可知了;现在应该乘其兄弟相攻,我们最好趁火打劫,提兵先除袁尚,后观其变,并灭袁谭,天下定矣。此机会不可失也。

曹操大喜,说就这么整!

曹操本来对袁谭挺够意思,还把自己女儿许给袁谭。只是袁谭本来就有自己的小九九,想借曹操之手除去袁尚后,再攻击曹操,自己统治河北地盘。于是袁谭袁尚曹操三方就来了一场微缩版的小三国演义。最终这兄弟俩都被曹操给打跑了,整个河北被曹操拿下。

33趁火打劫的不良资产业务

“不良资产”是个口语化的说法,行业里对不良资产的称谓不大相同,银行和类银行机构一般称为不良资产业务,市场化的投资机构一般称为特殊机会资产业务,也有称为NPL(Non-Performing Loan)业务。不管怎样称谓,它本质上就是一类业务。大道至简,绝大部分的业务底层逻辑都差不多,就像我们看猴子吃香蕉和屎壳郎吃粪团没啥区别一样。

不良资产业务起源是银行的不良贷款,不良贷款是银行贷款五级分类的一个类型。

1998年以前,中国商业银行的贷款分类办法基本上是沿袭财政部1993年颁布的《金融保险企业财务制度》中的规定把贷款划分为正常、逾期、呆滞、呆账四种类型,后三种合称为不良贷款,在我国简称“一逾两呆”。

1998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参照国际惯例,结合中国国情,制定了《贷款分类指导原则》。即把贷款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后三类合称为不良贷款。

从2004年起,国有独资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两类银行取消原来并行的贷款四级分类制度,全面推行五级分类制度。目前,贷款五级分类制度是银行业金融机构统一的分类标准。

现行有效的五级分类的法规应该是2008年7月中国银监会发布的《贷款风险分类指引》,其中规定:商业银行应按照本指引,至少将贷款划分为正常、关注、次级、可疑和损失五类,后三类合称为不良贷款。

正常:借款人能够履行合同,没有足够理由怀疑贷款本息不能按时足额偿还。

关注:尽管借款人目前有能力偿还贷款本息,但存在一些可能对偿还产生不利影响的因素。

下列贷款应至少归为关注类:(一)本金和利息虽尚未逾期,但借款人有利用兼并、重组、分立等形式恶意逃废银行债务的嫌疑。(二)借新还旧,或者需通过其他融资方式偿还。(三)改变贷款用途。(四)本金或者利息逾期。(五)同一借款人对本行或其他银行的部分债务已经不良。(六)违反国家有关法律和法规发放的贷款。

次级: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出现明显问题,完全依靠其正常营业收入无法足额偿还贷款本息,即使执行担保,也可能会造成一定损失。

下列贷款应至少归为次级类:(一)逾期(含展期后)超过一定期限、其应收利息不再计入当期损益。(二)借款人利用合并、分立等形式恶意逃废银行债务,本金或者利息已经逾期。

银行由于借款人财务状况恶化,或无力还款而对借款合同还款条款作出调整的重组贷款应至少归为次级类。

可疑:借款人无法足额偿还贷款本息,即使执行担保,也肯定要造成较大损失。

重组贷款如果仍然逾期,或借款人仍然无力归还贷款,应至少归为可疑类。

损失:在采取所有可能的措施或一切必要的法律程序之后,本息仍然无法收回,或只能收回极少部分。

五级分类主要考虑以下因素:(一)借款人的还款能力。(二)借款人的还款记录。(三)借款人的还款意愿。(四)贷款项目的盈利能力。(五)贷款的担保。

其中前三项还款纪录、还款能力、还款意愿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信用”,我们曾经在过往的很多地方讨论过。后两项分别是第一和第二还款来源。

对贷款进行的五级分类,是以评估借款人的还款能力为核心,把借款人的正常营业收入作为贷款的主要还款来源,贷款的担保作为次要还款来源。借款人的还款能力包括借款人现金流量、财务状况、影响还款能力的非财务因素等。

如果借款人出现了本金或利息逾期,就应该归为关注类,或者是明确判断是通过借新还旧来维持生存的,也是关注类。

逾期(含展期)超过一定期限的,包括进行重组的贷款,归为次级,从这时开始就属于银行的不良资产。

重组后又逾期的,或者明显可以预判必将出现损失的,属于可疑类贷款。这时候只是预判,还没有最后执行起诉、保全、拍卖等。而当在采取起诉、拍卖等所有措施之后仍然无法收回的本息,就归入损失类。

2002年1月1日起施行《金融企业会计制度》规定,金融企业发放的贷款应当在期末按本制度规定计提贷款损失准备。对预计可能发生的坏账损失,计提坏账准备。

金融企业应在会计报表中披露贷款损失准备的期初、本期计提、本期转回、本期核销、期末数;一般准备、专项准备和特种准备应分别披露。一般准备,是指从事存贷款业务的金融企业按一定比例从净利润中提取的一般风险准备。

2002年1月1日起施行《银行贷款损失准备计提指引》规定,银行应按季计提一般准备,一般准备年末余额应不低于年末贷款余额的1%;

银行可参照以下比例按季计提专项准备:对于关注类贷款,计提比例为2%;对于次级类贷款,计提比例为25%;对于可疑类贷款,计提比例为50%;对于损失类贷款,计提比例为100%。其中,次级和可疑类贷款的损失准备,计提比例可以上下浮动20%。

特种准备由银行根据不同类别(如国别、行业)贷款的特殊风险情况、风险损失概率及历史经验,自行确定按季计提比例。

不良贷款是一个很敏感的词,不管是融资企业还是金融机构都不会情愿暴露出自己的不良贷款记录。不良贷款意味着具体操办人的失职以及由此而来的处分或者损失,对金融机构而言,则要计提损失,影响财报、考核、声誉、市值等。所以你看不管中国有什么危机,金融机构的不良率都是一点几,好像从没有超过2%。

对于融资企业而言,根据我们上文的分析,一旦出现了贷款的逾期,就会进入关注,逾期超过一定期限(例如90天),就会被计入不良。并在央行的征信系统公示,从而进一步加剧了金融机构的风险担忧,恶化了融资环境,最后成了大面积的不良。

在实际操作中,困境企业有两个最不愿意出现的违约:银行贷款逾期和公开发行债券违约。当出现流动性问题的时候,企业往往先违约那些不记入征信系统的非公开融资,比如民间借贷、委托贷款、金交所融资、租赁融资、非贷款信托融资、私募债,然后是银行贷款,最后公开发行的债券。我们在前面几篇文章里谈到的债务重组和破产重整的案例,最后引爆的无一例外都是公开发行债券的违约。

不良资产业务

不良资产是从银行的角度对贷款的分类,归入到次级、可疑、损失的贷款是“不良”。但从金融业务的角度,也许这时候不但不是不良,反而可能是好机会。就好比一个地主老财家里着火了,正是盗贼们趁火打劫的天赐良机。行业里有句话说“没有不良的资产,只有不良的价格”,所以不良资产业务往往又被称为特殊机会资产业务。

按照我们此前对企业生命周期的划分,不良资产业务可能出现在债务重组和破产重整的阶段,也可能出现资产出售的困境期,也就是说,只要企业陷入了金融困境,就会有不良资产的业务。

在困境期,企业没有贷款逾期,也没有债券违约,但受某些特殊事件影响,企业的融资现金流受限,比如通过出售各类资产进行融资解困。这个时候就成了有些机构趁火打劫的好时候,所以前几年才会传出来万达王健林先生在跟富力老板谈判时摔杯子。此时的不良资产业务不需要啥技术水平,只要有钱有胆,跑过去砍价就行。也可以说,这个时候的不良资产其实反而是便宜资产。

而当融资企业出现了贷款逾期或者债券违约时,才真正进入到不良资产业务的地带。此时需要的不仅仅是有钱有胆,还要有本事,包括专业本事和非专业本事。

在常见的不良资产业务里,通常包括了困境企业、收购方、债权人、资管机构、投资机构和专业服务机构六大类角色,每类又包括若干具体成员,其中最为主要的包括困境企业、收购方、商业银行、法院、律师事务所、不良资产投资基金等。

资产负债表是企业最简单的抽象。困境企业就是负债大于资产或者收入不足以偿付到期债权本息的企业。企业的资产包括实物资产,比如土地、厂房、设备;包括股权资产,包括本公司的股权和对外投资的股权资产;包括无形资产、有价证券、应收账款等其他资产。这些资产在困境的任何时期,都有可能被单独拿出来出售,供对应的收购方收购。略微有区别的是在破产重整以前,资产出售是企业的自主决策,对于有抵押的需要征得抵押权人的同意;而在法院受理了破产申请之后,资产出售就要由管理人决策,并报告给法院和债务人大会。

困境企业的负债主要包括银行借款、其他借款、应付货款、租赁融资、发行债券等。其中最大的是银行借款,然后是其他借款(包括租赁融资)和发行债券。各类借款中包括抵押、质押、担保和信用各种类型。有抵押质押的属于优先债权,其他的属于普通债权。

我们看2021年3月央行统计的社会融资规模,总计294.55万亿,其中人民币贷款179.51万亿,企业债券28.17万亿,其他贷款约23万亿。

银行贷款占社会融资总量的60%,约占企业对外金融负债的75%,往往都是企业最主要的融资来源,也是不良资产的最主要来源。

中国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1月22日表示,截至2020年末,我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3.5万亿元,较年初增加2816亿元;不良贷款率1.92%,较年初下降0.06个百分点。

这个1.92%可能是假的,但3.5万亿的不良贷款余额肯定是真的。这些银行的不良资产处置方式包括但不限于:催收诉讼拍卖、不良资产包转让、逾期贷款债转股、不良资产证券化。其中催收诉讼拍卖属于银行自己通过资产保全部门来执行债权。如果企业最终破产清算,执行的结果是未偿还的本息计入贷款五级分类的损失类。如果企业仍然存续,那就把剩余部分计入可疑类,然后再继续清收。

个人住房按揭贷款、个人消费抵(质)押贷款、个人经营性抵押贷款等抵(质)押物清晰的个人贷款,应当以银行自行清收为主,原则上不纳入对外批量转让范围。(2102年银保监会)

银行贷款的债转股从2018年开始推行,基本模式是银行新设金融资产投资子公司,从银行收购不良贷款,然后跟债务人商谈债转股。这类模式有,但不是很普遍。

不良资产证券化是个创新,也是个伪命题,因为不良资产的不确定性和证券化对未来现金流持续稳定的要求有天然的抵触,所以这类产品目前还处于试点阶段,估计还会继续试点下去。

中国2008年开始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2016年和2017年的前两轮试点额度分别为500亿元,而自2016年-2019年以来,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发行项目数量共87只,发行金额共553.75亿元。

2020年,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发行主体主要包括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这两大类四种类型十五家机构,共发行55单,发行规模达282.60亿元。

银行的不良资产包转让是不良资产业务最主要的业务模式。根据财政部 银监会2012年1月发布的《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金融企业批量转让不良资产的范围包括金融企业在经营中形成的以下不良信贷资产和非信贷资产:(一)按规定程序和标准认定为次级、可疑、损失类的贷款;(二)已核销的账销案存资产;(三)抵债资产;(四)其他不良资产。

下列不良资产不得进行批量转让:债务人或担保人为国家机关的资产;经国务院批准列入全国企业政策性关闭破产计划的资产;国防军工等涉及国家安全和敏感信息的资产;个人贷款(包括向个人发放的购房贷款、购车贷款、教育助学贷款、信用卡透支、其他消费贷款等以个人为借款主体的各类贷款);在借款合同或担保合同中有限制转让条款的资产;国家法律法规限制转让的其他资产。

其中,10户/项以上的不良资产包批量转让只能定向转让给资产管理公司的行为。资产管理公司是指具有健全公司治理、内部管理控制机制,并有5年以上不良资产管理和处置经验,公司注册资本金100亿元(含)以上,取得银监会核发的金融许可证的公司,以及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依法设立或授权的资产管理或经营公司。(2016年4月,批量转让的下限从10户改为3户)

金融企业可选择招标、竞价、拍卖等公开转让方式。

2021年1月,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开展不良贷款转让试点工作的通知》正式批准单户对公不良贷款转让和个人不良贷款批量转让。

银行可以向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地方资产管理公司转让单户对公不良贷款和批量转让个人不良贷款。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可以受让本省(自治区、直辖市)区域内的银行单户对公不良贷款,批量受让个人不良贷款不受区域限制。参与试点的个人贷款范围以已经纳入不良分类的个人消费信用贷款、信用卡透支、个人经营类信用贷款为主。

国有AMC和地方AMC

在中国几万家金融机构和金融组织里,AMC公司是一类特殊的存在,特殊在于它的主业是管理一类特殊的资产,也就是不良资产。

AMC是资产管理公司的意思。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冲击了亚洲许多新兴经济体的金融体系,造成系统性风险。中国以此为借鉴,为增强四大国有银行的资本实力,降低信贷资产不良率,1999年,根据国务院有关文件成立了信达、华融、东方、长城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定位于全国性的银行不良资产业务的支柱性参与机构。

2008年后,四大AMC公司开始加快商业化不良资产处置的转型步伐,向四大行以外的银行以商业价格收购不良资产,同时不断拓展经营领域,逐步转型为拥有银行、信托、保险、消费金融、金融租赁、资产管理等诸多金融子业态、多牌照的金融控股集团公司。

2014年银监会等五部委出台了《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监管办法》,对AMC公司提出了比商业银行更高的资本充足率要求。2017年后,鉴于个别AMC公司的恶性事件,金融业监管要求金融机构回归本源、回归主业,并制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对传统类不良资产、重组类不良资产、债转股资产和金融投资在计算加权风险资产时分别制定了差异化风险权重。

2020年3月5日,中国银保监会批复建投中信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转型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银保监复[2020]107号),并同意其更名为中国银河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为我国第五家全国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

根据银保监会的批复,银河资产管理公司业务范围包括以下十项,主要是金融机构不良资产收购处置、债转股、资产证券化以及非金融机构不良资产业务等,与东方、长城等四大AMC经营范围基本一致。

国有AMC公司属于中国金融领域里的天之骄子,牌照差不多跟国有大行一样的金贵。除了自身是银保监会直管的金融机构,一般都还标配了信托、金融租赁、证券公司等同样金贵的子公司。也因此,这些国有AMC在进行不良资产经营业务时,具备了多种可供协同适用的金融工具,提供更加灵活多样的金融服务。

中国华融依托金融牌照优势,通过华融湘江银行、华融信托、华融金融租赁、华融证券、华融消费金融和华融期货组成的全方位金融服务平台,为客户提供灵活、个性化和多元化的融资渠道及金融产品,形成覆盖客户不同生命周期、覆盖产业链上下游长链条的综合金融服务体系。我们有效地结合行业经验和专业化能力,根据不同客户群体的需求设计、提供丰富的、量身定制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满足处于不同生命周期和发展阶段的企业多样化的金融服务需求。

地方AMC

2008年以前,我国仅在上海、重庆等6个省市成立了国有独资的地方AMC,地方AMC处于探索发展阶段。

2012年6月,财政部联合银监会发布《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转让管理办法》(财金[2012]6号),明确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根据上述条件设立或授权一家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核准后将相关文件同时抄送财政部和银监会。经银监会公布名单后,金融企业才可按规定向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批量转让不良资产。

2013年,银监会发布《关于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开展金融企业不良资产批量收购处置业务资质认可条件等有关问题的通知》(银监发[2013]45号),鼓励设立地方AMC,并鼓励民营企业参股。

2014年8月,银监会批复了首批5家可在本省范围内开展金融不良资产批量收购业务的地方AMC,地域囊括了长三角和珠三角等“不良”规模较大的地区。

2014年11月和2015年7月,银监会又先后集中批复了两批、共计十家地方AMC。

2015年10以后,银监会又陆续对部分省市的AMC进行了备案。

2016年后,为了适应各地不良率升高以及各地应对化解不良资产需求的大环境,监管适时出台相关政策,取消了地方AMC收购不良资产不得对外转让的限制,鼓励地方AMC展业发展。

2016年10月《关于适当调整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有关政策的函》出台后,又有27家地方AMC获得银监会批复。地方AMC进入蓬勃发展时期。

2017年4月,银监会下发关于公布云南、海南、湖北、福建、山东、广西、天津等七省市地方AMC名单的通知,地方AMC获批参与本省(区、市)范围内不良资产批量转让工作。

截至2021年2月,中国共有地方性AMC 58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均已获批地方性AMC,其中福建、广东、山东、浙江各有3家,贵州、云南、陕西、青海、西藏、河北只有1家地方性AMC,其余省份均已设立两家地方性AMC。

随着监管文件的陆续出台,地方AMC的展业空间逐渐扩大,将批量转让门槛由10户降低到3户;从最初地方AMC只能通过债务重组方式进行不良资产处置且不得对外转让到取消转让限制,再到2019年2月出台的《关于加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征求意见稿)》鼓励地方AMC通过市场化债转股、不良资产证券化、破产重整、SPV等多元化模式处置不良资产。《征求意见稿》中表明监管机构支持符合条件的地方AMC利用银行贷款、公司债、企业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理财直接融资工具、资产证券化等多渠道融资。

不过比较戏剧的是,2019年正式出台的《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地方资产管理公司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19〕153号)文件,主要强调了地方AMC产生了一些高风险甚至违规经营行为,要求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应坚持依法合规、稳健经营,以市场化方式、法治化原则、专业化手段开展不良资产收购处置业务,以防范和化解区域金融风险、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支持实体经济发展为主要经营目标。并且不得与转让方在转让合同等正式法律文件之外签订或达成影响资产和风险真实完全转移的改变交易结构、风险承担主体及相关权益转移过程的协议或约定,不得设置任何显性或隐性的回购条款,不得以任何形式帮助金融企业虚假出表掩盖不良资产,不得以收购不良资产名义为企业或项目提供融资,不得收购无实际对应资产和无真实交易背景的债权资产,不得向股东或关系人输送非法利益,不得以暴力或其他非法手段进行清收。

不良资产业务的逻辑

不良资产作为一类特殊的金融业务,自然需要特定的业务逻辑。不过好像地球经过几十亿年演化,并不会有什么新鲜事儿。仿佛两千年前就有人做不良资产,而且做的很成功,他的名字叫吕不韦,不良资产买入时是个落魄公子哥异人,出手时成了统一六国的地王——秦始皇。这就是奇货可居的典故,也可能是不良资产业务的鼻祖。

战国时候,大商人吕不韦到赵国的京城邯郸做生意。一个很偶然的机会,在路上他发现一个气度不凡的年轻人。有人告诉他说:“这个年轻人是秦昭王的孙子,太子安国君的儿子,名叫异人,正在赵国当人质。”

当时,秦赵两国经常交战,赵国有意降低异人的生活标准,弄得他非常贫苦,甚至天冷时连御寒的衣服都没有。吕不韦知道这个情况,立刻想到,在异人的身上投资会换来难以计算的利润。他不禁自言自语说:“此奇货可居也。”意思是把异人当作珍奇的物品贮藏起来,等候机会,卖个大价钱。

吕不韦回到寓所,问他父亲:“种地能获多少利?”

他父亲回答说:“十倍。”

吕不韦又问:“贩运珠宝呢?”

他父亲又答说:“百倍。”

吕不韦接着问:“那么把一个失意的人扶植成国君,掌管天下钱财,会获利多少呢?”

他父亲吃惊地摇摇头,说:“那可没办法计算了。”

吕不韦听了他父亲的话,决定做这笔大生意。他首先拿出一大笔钱,买通监视异人的赵国官员,结识了异人。他对异人说:“我想办法,让秦国把你赎回去,然后立为太子,那么,你就是未来的秦国国君。你意下如何?”

异人又惊又喜地说:“那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真有那一天,我一定重重报答你。”

吕不韦立即到秦国,用重金贿赂安国君左右的亲信,把异人赎回秦国。

安国君有二十多个儿子,但他最宠爱的华阳夫人却没有儿子。吕不韦给华阳夫人送去大量奇珍异宝,让华阳夫人收异人为嗣子。

秦昭王死后,安国君即位,史称孝文王,立异人为太子。孝文王在位不久即死去,太子异人即位为王,即庄襄王。

庄襄王非常感激吕不韦拥立之恩,拜吕不韦为丞相,封文信侯,并把河南洛阳一代的十二个县作为封地,以十万户的租税作为俸禄。庄襄王死后,太子政即位,即秦始皇,称吕不韦为仲父。吕不韦权倾天下。

事实上,中国市场不良资产业务的产业链也日趋成熟,五大AMC在整个不良资产市场业务中所占的比重并不算高,而地方AMC、民营企业、私募基金等主体也成为了不良资产市场中有力的补充。

国有AMC不良资产业务的逻辑应该是利用专卖权做批发商,然后综合发挥牌照资源、资产资源、综合金融优势、资金成本优势参与到后期不良资产的运营。

地方AMC也差不多。先要立足自身作为地方金融机构的牌照优势,赚通道的钱,再利用各类金融手段参与到不良资产的运营以获得超额收益,比如当个二道贩子,先买下来,再加价转手卖出去。

而对于民营企业、私募基金和律师事务所,由于没有牌照优势,更多的只能是靠本事吃饭,包括专业的本事和其他的本事。

例如,鼎晖把不良资产业务分为三类:基于流动性折价的投资、基于资产跨周期升值的投资、主动资产管理创造价值的投资。

基于流动性折扣的投资更类似于股票市场的股票买卖,关键是价格发现。就是当发现资产的价格低于其真实价值时,就是投资的机会。比如某一笔违约债券,在企业股东出现纠纷的时候,其债券在二级市场上被恐慌性抛售。如果对这家企业/债券的价值有充分认可,就可以利用市场假摔来而折价接了一些债券,最后在市场平复之后价格正常时出售,实现了投资的退出和盈利。这个业务看似简单,但往往是最考验功力的,特别是那些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债,比如海南航空的信用债、华夏幸福的信用债,现在打五折你买不?

第二类是基于资产跨周期升值做的投资,这个就类似于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能够凭借自身的专业能力判断标的资产的周期时点,在周期的谷底收购,等到周期的顶峰出售。这是一个赚时间换回报的生意,需要有专业的眼光才行。如果看得准敢出手,一般退出的回报很理想。

第三类是对资产主动管理带来的升值,这也是不良资产管理中难度最大的一类,包括一些资产包、困境地产的重整和一些公司重组,应该属于最辛苦的业务内容,但也是真正的不良资产业务的精髓所在。比如鼎晖在上海有一个社区商业物业,原来上面有金融机构的交叉查封,他们做了很多债务清理,跟政府部门沟通,更换租户的工作,找合适的人来运营、管理,把平均租金提升了了50%,最终实现了退出。

收购、拆解、清理、运营、出售,这个不良资产业务的流程往往需要很多机构协同作战才能实现,买到明显被低估的资产当然会有好的回报,但是把资产的价值充分挖掘出来的能力,才是不良资产业务竞争力的护城河。

2020年央行金融稳定报告中《大型企业风险监测》专题研究指出,截至2019年末,全国共有575家大型企业出险,460家企业出现严重流动性困难、120家企业未兑付已发行债券、27家企业股权被冻结、67家企业申请破产重整。2020年以来,疫情冲击下各类企业举步维艰,尤其是在批发零售、住宿餐饮、物流运输、文化旅游等行业,冲击更为严重。2020年约有149只债券违约,累计违约金额1310.26亿元。这些可能还只是冰山的一角,处于违约边缘的可能是这个数的100倍。

不需要更多的数字,稍微有些常识的人都能看出得出这样的结论:今后几年,违约和破产的案例会越来越多。相应地,不良资产的业务机会也会越来越多。也会有更多的机构参与到这个饕餮盛宴里来,包括某头部信托公司,从前年开始就组建了专门的不良资产业务部门,并且制定了三年内业务规模上千亿的目标。

在所有行业里,地产公司违约和不良基本上是一张明牌,适合体格强健的头部房企趁火打劫捞资产或者以战略投资者参与债务重组和破产重整。类似的还有问题上市公司,至少壳还是有价值的。

比较没指望的是地方政府平台公司,根据2021年4月13日印发的《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深化预算管理制度改革的意见》(国发〔2021〕5号),清理规范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对失去清偿能力的要依法实施破产重整或清算。

地方融资平台公司大部分都是二财政局,融资就是主业,借新还旧就是常态,从出生就应该是“关注类”,除了没有土地证的土地,这类公司一般都没什么能产生正现金流的资产。这类企业全国应该有成千上万,按理说也是不良资产业务的高发领域,但这类公司又总会牵扯到一些“国”字,真的去操作可能没那么容易,弄不好就成了二次不良了。如果哪个机构能够在这个领域摸索出一套有战斗力的模式来,估计能赚很多很多Money…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金融36计 33 趁火打劫的不良资产业务”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文章标题:金融36计 33 趁火打劫的不良资产业务
文章链接:http://www.newhometg.cn/index.php/2021/07/20/18513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Back To Top